1
设为首页注册登陆邮箱English
字号: 睿观察 > 最新资讯 > 正文

杨燕绥:中国是进入老龄化社会速度最快的国家

2021-02-15 14:16:55    来源:腾讯视频    作者:杨燕绥

        “由于长期的政策等多种原因,中国应该是世界上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8月31日在由腾讯网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信息研究中心共同举办的“中国企业年金•济安腾讯系列指数”发布会上这样分析。

 
       其同时对中国老年化快速发展的结果表示担心,“虽然中国不是世界最老的国家,但是中国是老龄化最快的国家,中国很快就会成为世界上’最老’的国家。”
 
现状:中国或已进入深度老龄化 将成世界最老国家
 
       杨燕绥解释,按照人口学界的共识,老龄化可分为进入、深度和超级三个程度。当65岁及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7%,社会进入老龄化阶段,特征是10个劳动人口(15-64岁的人)养活一名老年人;当这一比例达14%的时候则会被认为社会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特征之一5个年轻人养活一个老年人,而当这一比例达到20%时候则将进入超级老龄社会,特征即2个劳动人口养1个。
 
       根据人口统计学的分析,中国应该是2000年进入老龄化,2025年前后深度老龄化,2035年中国就赶上超级老龄化。而这一进程,与欧美等国家相比可谓非常迅速。
 
       杨燕绥分析指,中国从1990年到2035年从18个劳动人口养一位老人的年轻型社会发展到2个劳动力养一位老人的超级老龄社会,跨越了四个阶段,但是欧美等国家在45年间仅仅只是从深度老龄化社会跨越到超级老龄化社会。
 
       不过实际情况或许更加严峻,杨燕绥提醒,“当中国的劳动人口减去在校生、失业、低收入和提前退休的人口,实际上在2010年以前,中国的赡养负担就已经不到5:1。”
 
       “中国今天还是一个刚刚进入老龄社会的国家吗?事实上它已经超过深度甚至接近超级。当然这些问题不是统计口径,是我们公共政策造成的。”杨燕绥认为。
 
迅速老龄化考验: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当一个社会进入老龄社会、超级老龄社会之前必须要做好准备”
 
       实际上,在孩子与65岁人口在增加,劳动人口减少的背景下,未富先老、未备先老就成为了一个值得重点关注的问题。
 
       杨燕绥指出,其中人均GDP是未富先老的一个衡量标准。数据显示,进入老龄社会的时候,中国人均GDP当时只有1000美金,新加坡是2.4万,而美国、巴西这些国家的人均GDP达到1万,“是我们的10倍。”
 
        而未备先老则通常会用一个国家某一年的消费支出来衡量,“也就是看从0-90岁的人群来看是谁在花钱。”杨燕绥分析。
 
       杨燕绥以中国与美国的相关数据来说明这个问题。“在美国,30-60岁的人是消费主力,而在中国,10-12岁的孩子是消费主力,第二高的则是30岁的人群,而30-60岁的人基本不花钱。”
 
       “实际上,老龄化社会应该是老年人口消费拉动,因为他们有钱买单。”
 
       根据杨燕绥的分析,其认为,目前中国的这种消费结构实际上未来给年轻人造成了巨大负担。“从2010的官方统计数据上来看,老年人的养老49%靠家庭,24%靠政府养老金,5%靠低保,只有20%的人(主要是农村人口)靠劳动”,“真正有资格养老的只有2%”。
 
       而从各项政策的准备上来看,美国在这个准备上提前了40年,“美国应该是世界上调整养老金结构做准备时间最长的。”
 
如何应对:可采取基础养老和个人储蓄二元结构
 
       如何提前做好应对准备非常重要,而这光靠发养老金和医疗保险是难以应对的。
 
       方法也不是没有,杨燕绥指出,“按照老龄化的情况,养老金这个问题的解决很简单,就是二元结构”
 
       按照杨燕绥的说法,“所谓二元结构就是自己存点、将来老了跟孩子要点。”
 
       其中“将来老了跟孩子要点”指的是通过税费,建立国民基础养老金,“这个只能做到全覆盖、保基本、克服老年贫困”,这一点仅能作为最基本的保障。
 
        而“自己存点”则是一个改善性机制,指的是建立一个终生储蓄的账户,且需要实现自储公助,个人要存、企业要交,现在甚至商家积分让利也可以转换为养老金。
 
       不过,杨燕绥也提出“二元结构养老金”来应对老龄化社会也面临着挑战。其一是“基础养老金需要一个实名制的个人账户、在全国可以自由转移的系统,这是一个治理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杨燕绥分析。
 
       “养老金自己存一点,就涉及到保值的问题。”杨燕绥继续分析。而养老基金等在其中便起到了重要作用。数据显示,20世纪80年代以后,全球已经有70多个国家基本在不同程度完善自己的养老金个人账户制度,由此产生了由国家,或者是企业,主要还是个人账户交给机构投资者形成的养老基金。而其间养老金的投资主要采用三分法,其中三分之一用于保值投资,三分之一投入社会基金,三分之一投资股票市场,而如果要实现保值,“就需要最好的受托人”。
 
       “中国的养老金财政要管一部分,受托人管一部分,这就是二元结构的基础。”杨燕绥指出。
 
        其比较推崇的是美国老年人的资产结构构成,“美国的老年人他们有1/3靠政府转移支付,1/3靠自己劳动收入,还有1/3靠财产性收入和资本利得。这个结构式最好的。”。
 
       值得注意的是,杨燕绥也在演讲中表示,在未来养老金问题的探索上,或许,企业年金目前的发展也会起到了一个标杆作用。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法律声明

京ICP备15036996号-1
 ©2015-2020 丝路大健康观察家,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