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设为首页注册登陆邮箱English
字号: 产经 > 最新资讯 > 正文

日本养老技术和经验,在中国是如何推广的?

2021-03-17 14:22:23    来源:chenyan5931

       每个时代都有引领那个时代的工作。时代变化越快,发挥引领作用的工作,也会随之发生改变。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大学日语专业的毕业生走出校门时,无非是当大学教师,或者去引进日本技术的电子产品、化学工厂做翻译;
       进入90年代以后,毕业生更多的是去中日合资企业工作;
       21世纪刚刚到来的时候,人们主要到日本独资企业就职;
       最近这10年日企中服务业所占的比重愈发大了,2020年以后服务业中的养老在逐步成为重点。
       比如,笔者2010年去日本最重要的通讯信息企业NEC采访时,走进公司在华总部的大厅,看到的是该公司在海底电缆、光模块及光器件方面的展品。相隔十几年再去采访时,看到大厅里放了一张智能检测床,较多的展板介绍的是公司在养老解决方案方面的业务。
       日企在中国的商业机会,从过去的国家项目(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钢铁化工等大型工厂),根据时代的不同,向家电、汽车、数码等做过调整后,现在开始将技术研发、与中国企业的合作、投资等转向养老。今后日企能否像家电、汽车那样在中国养老市场上获得成功,人们拭目以待。

       笔者作为观察员参加的中国日本商会,在2020年9月28日发布了第十版《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2020年白皮书》。这版白皮书的一个比较大的变化是,十年来第一次把养老作为一个单列的内容,独立成章,设立了“养老服务业和产业”这一章。
       进入2021年以后,在日本商会的相关活动中,越来越重视中国养老事业的发展状况,收集相关政策信息,在会内及时进行讨论。日企普遍认为中国养老产业具有明亮的发展前景。
       白皮书在相关章节的最初段落上就写道:“中国的养老服务和产业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有望形成一个庞大的市场。除中日官方之间已搭建的框架外,两国企业间的合作也日益活跃,有越来越多来自该领域的日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谋求发展。”
       从2020年版《中国统计年鉴》发表的数据来看,到2019年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总量为1.7603亿人,占中国人口比重的12.6%。尽管中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2条规定老年人的年龄起点标准是60周岁,但看中国的相关统计,我们基本上可以认为真正的老年人该从65岁开始算起。
       比较一下中日65岁以上的老年人状况,可以从中看出中日各自的特点。根据日本总务省公布的数据,2020年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有3617万人,在日本总人口中所占比例达28.7%,其比例在全球高居榜首,日本比中国更早地进入到了老龄化社会。
       但是,中国老年人数量比日本全国人数还要多得多。如果今后数年或者十几年,中国的65岁以上老年人的比重也达到人口的将近30%的话,总数将超过4亿人,将会达到日本总人口的3倍以上。
       日本先期进入老龄化社会,其处理问题的经验、使用的手段、商业模式自然会在中国得以再度使用。
      中国从日本引进钢铁、家电、汽车等技术,在产量上大大超过日本以后,出现了在中国及中日之外的第三方市场上的中日产品竞争(飞镖效果),但养老问题不一样,中国老人数量在今后数年处于高增长时期,中国老年人不可能离开中国去世界其他地方养老。
      中国的养老技术水平得以提升后,不太可能进入日本市场为日本老人提供相关的服务。这些更让日本企业感受到了中国养老的商机,决意拓展中国养老市场。

       在我们认为松下电器公司主要是一家生产彩电、卫浴、吹风机等家电企业的时候,它其实已经在转型,将公司的业务分成了生活空间(健康、养老)及生鲜食品供应链两翼。
       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笔者有数次采访松下电器集团中国东北亚公司CEO本间哲朗的机会。从本间对松下电器的介绍看,将家电、空调等原有业务综合到该公司的生活空间以后,开始逐步将住宅空间中的空气质量问题作为企业特色:
       重视客厅的休闲及运动功能,提升卧室的休息(睡眠)作用,厨房中的美食制作更多地导入电子设备,在卫生间加入可以检查身体各种指数的相关功能;
       与外部连通的阳台,本来空气质量难以控制,现在松下电器也开始通过次氯酸技术,在外部空气质量不怎么好的时候,确保自家阳台空气能够得到净化。
       松下电器是将一个个单独的家电产品统合到“生活空间”的概念中,让产品有机地结合起来。光这些还不够,松下电器更加入了健康及养老特点,让自己的产品不同于其他厂家。
      本间总裁向笔者介绍过这样一个具体事例。在江苏省宜兴市,雅达集团有个面积为400万平方米的养老项目,建设了5500户健康养老住宅,其中1170户由松下负责。松下电器拿出了家电和住宅设备技术,提出健康养老住宅方案,打造了松下社区。
      推行这个解决方案的时候,本间总裁仔细研究了中国政府的“9073”养老计划,得知中国90%的老人居家养老,而社区养老和设施养老各占7%和3%。
      “松下在日本有三十多年的养老经验。我们希望充分发挥在日本积累的相关经验,为中国社会作出切实的贡献。”本间总裁说。松下电器基于这样的理解,2019年的5月决定参与宜兴养老项目后,同年12月完成了设计,2020年3月份开工,到2021年3月已经开始准备销售相关小区的住房。
       通过打造松下小区的方式,将公司现有的家电技术等在小区里完整呈现。有了宜兴成功的经验后,逐步向中国其他地区普及相关产品。
       是健康、养老支撑起了松下电器在华业务的一翼。综合家电企业在原有基础上向更具有商业利润的健康、养老方面转型,松下电器在日系企业中独树一帜。

       在北京有不少机会能见到NEC(中国)公司塚本武总裁。数次听他讲NEC将ICT(通讯信息)技术与养老健康相结合,开拓中国市场的情况。
       塚本武总裁向笔者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2020年11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NEC与一家日本的体育服装企业共同开发的“步行姿态测定系统”吸引了众多的参观者。
       这套系统,只要在相机前的某个范围内走几步,在显示屏上填写自己的性别、年龄,机器很快就能将测试出的与同龄人情况比对的数字显示出来:是相对年轻富有活力,还是已经老态龙钟,扫描一下显示屏上的二维码,手机就会接收到相关结果。NEC将视频的分析结果与人的老龄化现象做出了比对,提交了分析结果。
       今天NEC在中国的一块很大的业务便是拓展老龄化服务。NEC不是轮椅、坐便器的生产厂家,这家公司最大的特点是能够及时地收集数字,对数字做出分析,拿出相关的报告。在养老方面,NEC保有收集及分析老年人信息的各种方法,能够根据这些方法,提出相关对策。
       在山东济南,NEC参加了与当地政府共同推进的“医养结合项目”。NEC向当地政府提供ICT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收集养老设施、社区养老及居家养老的相关数字,通过人工智能(AI)的解析,让地方政府的养老事业实现可视化,降低社保相关费用。参加到这个平台的企业,则能够通过平台提供的技术服务做到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在竞争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追求的是地方政府、养老服务提供商及养老人群三位一体,三方获益这样的目标。”塚本总裁说。日本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词是“DX(数字转型)”,NEC将通讯信息技术与养老相结合,实现了其在中国的数字转型。
       在济南的成功经验,今后可以复制到中国其他地方,塚本总裁对此坚信不疑。NEC将通讯信息技术与养老相结合,在中国走出了开拓业务的新天地。

       日立与上述松下电器及NEC异曲同工,通过开发智慧医养解决方案,深层次地参与到了中国养老事业中。
       日立解决方案(中国)有限公司健康养老事业本部林桤总经理,是日立集团中在华养老业务的主要负责人。林桤对笔者说,“我们的智慧医疗解决方案从2014年开始探索,2016年进入到了研发阶段,2017年正式推出,后来在2018年开始把机构融进来,形成了三位一体的服务模式。”可见早在老龄化问题在中国凸显之前,日立已经开始布局在华拓展相关业务。
       和NEC一样开发养老平台,日立的智慧医养解决方案,将两大平台(首先是智慧医养结合服务平台,其次是互联网+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平台),与养老机构服务管理系统统一起来,搭建起了一个智慧医养相结合的服务云平台。
       比如在浙江省平湖市,那里有135个社区日间照料中心,需要向社区内12万居家老人提供服务。行政、养老机构、接受服务的老人就需要有一个综合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行政方面的补贴、医疗的提供与清算等服务内容,机构向老年人提供的具体照护,老年人本身获得的相关服务等一并放在平台上,做到透明可视。
       平湖市向老龄人提供的服务内容,可以有移动定位、生命体征、煤气预警、健康365医生一键呼叫、服务监管等等,靠这些解决居家老人在遇到情况时的求救问题。
       在业务应用层面,有社区管理、供应商管理、社区活动、收支管理及应急呼叫等诸多内容。日立的智慧平台囊括了这些管理内容。
       “我们的智慧养老平台除了浙江平湖外,在江苏省、山东省的五个城市也已经导入运用,平台上的注册老人数量为20万人以上,到2020年6月底以前,累计服务100万人次。”林桤说。
       本来2020年该是日立智慧医养解决方案在中国更多地方得以推广的时期,但疫情的到来,延缓了这个解决方案的推行。2021年随着疫情的好转,日立在加大推广力度,希望能够获得先机。

        日企这些年不约而同地将养老服务当作在中国推进新业务的重要内容。松下电器的宜兴项目、NEC在济南与当地政府的合作,日立在数个城市中大量开拓客户。但中日养老制度、社会对老年人的看法不同,像卖家电、汽车那样卖养老服务,拓展产品或者平台影响力,这个做起来并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
       日本现有的养老制度与中国有着很大的不同,完全照搬日本的技术,不一定能够在中国行得通。比如日本养老完全依赖那里的介护保险,中国没有这样的制度。况且现在日本老龄化严重,缴纳保险费用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其介护制度本身已经难以为继。
       养老中的各种法律规定,行政审批,中国各地各有特色的行政方式等等,不是日资企业轻易能够简单搞明白的事。私营、外资企业当然可以自由地进入到养老行业中,但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推进业务将相当困难。
       在服务层面,养老平台上的某些取费项目,计算起来并不容易。比如,居家养老的老人发生紧急情况,老人报警,服务机关派相关人员过去探望,发现是患了疾病,但服务人员并不是医生,该如何施救,让谁来施救往往也会成为一个问题。
       中国老龄人口确实很多,但能负担得起相关费用的老年人实际上并不多。比如农村养老问题,城市中企业退休员工的养老问题,不是一句居家养老就能解决的,社会的介入,介入后带来的费用支出等该如何处理,这回答起来也非易事。
       至于2020年以来的新冠疫情,也给养老问题带来了新的困难,今后解决这些困难,需要地方政府的主观能动性,需要将地方资源与日企技术、产品、平台有机地结合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网络,不代表丝路大健康观察家立场,本网站刊载的各类文章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2773878537@qq.com),我们将尽快删除。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法律声明

京ICP备15036996号-1
 ©2015-2020 丝路大健康观察家,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