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设为首页注册登陆邮箱English
字号: 产经 > 最新资讯 > 正文

净利润暴跌99%,“中国制药大王”断供集采的背后,是转型的困境

2021-09-01 15:26:28    来源:

01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病是医院治不好的,如果说最大的病是什么?
 
那可能是穷病。
 
这句话可能听起来很玄乎,但却是一个现实的困境。
 
我曾经说中国今天有3-4亿中产阶级,他们本应该是社会消费的主力,但他们的需求却被三座大山压住了。
 
其中一个就是高医疗成本。
 
中国正在做医疗改革,“集采”,也就是集中采购就是其中一种手段,汇集市场的需求,用整个中国的采购量作为底牌,来拿到定价权,让企业通过竞拍赢得订单。
 
像去年,心脏支架的价格就因为集采的制度,从13000元一副暴跌到了700元,价格足足跌掉了95%。
 
这样的例子在集采的状况之下还有很多,但让人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跳出来打脸的企业,却是有着“中国制药大王”称号的老国企。
 
谁呢?
 
华北制药。
 
在8月20日,华北制药收到了国家药品集采的首张“断供罚单”。
 
罚单开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华北制药通过竞标拿下了布洛芬缓释胶囊的订单,却没有履行供应药品的责任,违背了契约精神。
 
而这个订单的范围又覆盖了7个省份的药品需求,其中,山东省的供应量只完成了合同约定的14.53%,这就直接影响到了一线的医患关系。
 
华北制药呢,表示说我也没办法,直接在8月11日提出放弃中标资格,这就让很多人特别是山东省的医疗机构炸毛了。
 
签合同的时候,你笑嘻嘻,到了履行责任的时候,你又不玩了,拿契约当卫生纸呢?
 
于是,华北制药就被处罚在未来7个月之内,失去了参与集中采购的任何资格。
 
说实话,任何改革都会有阻力。
 
但是,作为一家老牌制药的国企,2020年营收达到114.93亿的A股上市公司,华北制药,竟然完不成一笔2千万的订单,成为被处罚的第一家企业,确实让我很惊讶。
 
而在8月24日,当我看到华北制药披露的2021年半年报的时候,我更惊讶了,也让我作为曾经一家医药的经营者,开始去仔细分析这件事带给我们的思考。
 
02
 
对于断供集采,华北制药给出了三个理由,有政策困难,有疫情影响,也有自己内部的原因,但我想这都不是核心的原因。
 
核心原因已经写在了财报上。
 
2021年上半年,华北制药归于股东的净利润暴跌了99.16%,等于说整个上半年做了55亿的生意,跟去年营收差不多,但总共赚了可怜的100万。
 
如果还要算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那不好意思,华北制药上半年还倒亏3000万,比去年同期下跌了405.67%。
 
所以,断供集采的订单并不是偶然,华北制药的经营和收入都出了大问题。
 
华北制药在财报中对于这方面给出了4点理由去解释它。
 
这其中确实存在着客观层面上的问题,但我在深入研究后发现:
 
这更多是一家传统企业自身经营管理的动荡,业务难以创新、以及转型乏力的问题。
 
首先、不思进取的经营理念和多元化扩张的业务方向。
 
华北制药成立于1953年,是国家的重点项目,肩负着研发生产抗生素的重任。
 
当时的华北制药也很争气,大名鼎鼎的青霉素就是华北制药培育生产出来的。
 
但在改革开放实行后,处于垄断抗生素生产的华北制药就一直处于躺平阶段,不搞创新,也懒得做研发,直接用国外药企的产品,或者是仿制药。
 
而根据统计,我们国家生产的西药99%是仿制品,基本上就没有几个药是自己研发的。
 
曾经就有记者很形象的说,中国制药业得了软骨病。
 
这句话说起来很难听,但或许并没有说错,在华北制药2020年的财报中,主营业务的情况依然堪忧。
 
我们从毛利率的结构来看,最高的是生物制剂,达到86.72%,但营收只占到华北制药总营收的12.5%。
 
化学制剂药,也就是主营业务的抗生素类产品,营收占比约50%,毛利率到了47.89%,比其他同行要低,其他业务板块的毛利连10%都没有。
 
像创新药的后起之秀,海思科在心脑血管的产品毛利率高达90%,可见两者的差别之大。
 
而在2009年,为了打消外资收购,冀中能源集团重组了华北制药。
 
冀中能源集团是干什么的呢?
 
是一家做煤矿生意的,煤老板经营企业的基因就是“买买买”的多元化路线。
 
华北制药也从一家产权结构单一的制药工厂,发展为有三十多家子公司、多元投资主体的集团企业。
 
这次重组的本意是好的,想让华北制药摆脱低附加值的路线,向高利润、高附加值转移。
 
结果却事与愿违,华北制药走上了多元化扩张,后面甚至做起了保健品生意。
 
03
 
第二、是转型乏力与人事动荡。
 
尽管华北制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仍然是经营相对传统的抗生素产品,毛利并不高,也容易受到原材料价格影响。
 
关键,是华北制药的业务模型仍然重销售,轻研发,特别是在集采制度已经确立之后。
 
要知道过去的药价和医疗器械之所以昂贵,问题就出在销售环节。 
 
我们大家去买药,一般只会在两个地方去购买,一个是药房,一个是医院。 
 
渠道就只有这两个,所以对于企业而言,重要的不是我的药有多贵,效果多好。 
 
而是我的药品能不能上架到药房,能不能进入医院的采购清单里面。 
 
有时候,即使打通了渠道,同类的产品还有很多,凭什么患者就要买你家的药呢?
 
到这里,药企的目标客户实际上从患者变成了医生,药店的售货员。
 
因为买什么药,用什么药基本上都是医生或者药店的售货员说了算。
 
为了攻关医生,也就有了医药代表,他们负责激励医院的医生和药店的店员主动推荐自己的产品,而药企要投入大量的营销费用,其中每个环节几乎都包含了巨额的回扣。
 
药品的价格也层层加码成为了老百姓头上的三座大山之一。
 
整个医疗生态只有老百姓在最后买单,中间商和药厂都吃的油光满面,不思进取,最终引来了国家对行业的改革。
 
一个“集中采购”的制度就打破了医疗的生态,由政府统一采购和分配,砍掉中间医药经销商,直接对接生厂商,倒逼企业让利。
 
其中,政府也有所区别,对于仿制药企业,技术含量很低,压价就压的特别狠,只给你微博的利润。
 
对于那些研发能力强的创新药企,政府不光保护它的利润,还愿意出钱补贴。
 
而华北制药正是传统的仿制药企,2021年上半年用在销售上的费用高达12亿,占总营收的21.8%。
 
反观研发费用呢?
 
只有可怜的6000万,只占上半年总营收的1%,大量本应该被投入研发上的费用,全部都消耗在了销售环节,给回扣去了。
 
我们去横向对比世界排名前十的制药企业。
 
瑞士制药商罗氏(Roche)2019年的研发支出高达120.6亿美元,占营收的19%;德国企业默克(Merck)在2019年营收468.4亿美元,其中21.1%的费用投入到了研发;美国制药商辉瑞(Pfizer)2019年营收518亿美元,研发支出是86.5亿美元。占总营收的16.6%。
 
研发创新的多,产品的价格和利润也就高,又能反过来促进研发,这是一个企业发展的良性循环。
 
所以,集采制度的确立,就是在倒逼华北制药这样的仿制药企业转型,重新调整发展战略,改变过去的营销体系,剔除路径上的依赖,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回归到科研创新的理念上,把患者作为核心。
 
但是,华北制药在转型上的动力显得没那么充足,人事动荡不断。
 
8月13日,华北制药就发布了人事变动的公告,公司的副董事长、经理、总会计师全部辞职,而在2017年到2020年,华北制药的董事长换了2波。
 
作为“中国制药大王”的企业,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04
 
其实,华北制药只是我们很多传统企业的一个缩影,包括我们接触的大量中小企业。
 
大家重营销,轻产品,重销售,轻创新;缺乏支柱产品,创新理念薄弱;跳不出自己的舒适圈,没有转型的动力;销售模式也是数十年如一日,缺少对终端用户需求的真正理解。
 
过去,这些企业的问题还没有暴露出来。
 
但是,今天的市场正在从效率走向公平,从追求速度到追求质量,商业终究是要回归本质。
 
商业的本质是什么? 
 
是公平交易,是满足用户的需求。
 
作为一家医药企业来说,消费者根本的需求是什么? 
 
是把病看好,是健康,是活着,还要少花钱。
 
而我们的更多传统企业,你真的知道并且能满足客户的需求吗?
 
可能只有把精力和资源放在核心领域上,提高研发的力度和投入,通过互联网拓宽,甚至改变自己的销售渠道,了解最终用户的真实需求,这才是未来企业生存的核心竞争力。
 
而那些缺乏竞争力,只能靠打价格战去争取市场的低技术含量企业,光给回扣去获得销售的企业,再不转型,处境只会越来越危险。
 
这会是一个所有企业都应该去思考的核心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网络,不代表丝路大健康观察家立场,本网站刊载的各类文章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2773878537@qq.com),我们将尽快删除。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法律声明

京ICP备15036996号-1
 ©2015-2020 丝路大健康观察家,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