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设为首页注册登陆邮箱English
字号: 产经 > 最新资讯 > 正文

当闷头研发的恒瑞开始买买买,中国大药企转型时代到来

2021-09-01 15:39:58    来源:同写意

重新掌舵恒瑞医药后,孙飘扬用一笔收购刷新了国内药企并购的交易历史。
 
近日恒瑞医药官网披露,恒瑞医药将对万春医药子公司进行1亿人民币股权投资,并支付总计不超过13亿人民币的首付款和里程碑款。在完成本轮融资后,恒瑞医药对万春布林的持股占比不低于2.5%,后者于2017年3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首付+股权兑付,这笔钱对恒瑞来讲不是小数目,而这也是目前本土大型药企与创新药企为数不多的“联姻”之一。
 
此前双方多是各自为战,本土大型药企 license-in(引入)国外的新药研发管线,亦或是创新药企纷纷license-out(授权卖出)押注国际化策略。
 
实际上,这则消息出现在近期恒瑞股价的一片哀嚎中。在上周五发布的半年报中,其净利润创下18年来的最低增速0.21%。一石激起千层浪,恒瑞股价罕见跌停。至此和年初相比,恒瑞医药股价下跌超50%,市值蒸发3000亿元。
 
透过财报看到,恒瑞医药面临着新的创新困境:仿制药受集采影响持续承压,明星产品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销售环比负增长。
 
上市20多年来,恒瑞医药很少涉足横向并购,都只是自己闷头搞研发。而此次的收购暗合了恒瑞医药战略层面的转型:自研+收购,对标国外走BigPharma的道路。
 
那么这条路能救恒瑞于水火之中吗?本土巨头与创新药企业的并购到底是不是大势所趋?
 
-01-  是否是个“好弹药”?
 
在双方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中,一个药物研发管线的合作引人瞩目。
 
大连万春授予恒瑞针对GEF-H1激活剂普那布林在大中华地区的联合开发权益以及独家商业化权益,以用于防治所有人类与动物疾病,包括但不限于化疗引起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症(CIN)和癌症。
 
这是一个怎样的药物?能让鲜有引进外部药物管线的恒瑞医药动了心?
 
普那布林(Plinabulin)属于GEF-H1(鸟嘌呤核苷酸交换因子)激活剂的新型“升白药”(提升白细胞数的药物),是CIN治疗以及免疫抗癌领域的潜力药物。据了解,它能促进骨髓细胞成熟,防止化疗对中性粒细胞的损伤,还能诱导树突状细胞成熟和T细胞活化,达到免疫抗癌疗效。
 
2020年6月,万春布林宣布普那布林用于化疗引起的CIN的PROTECTIVE-23期临床试验中期分析达到主要研究终点。2020年9月,该药获得中美在CIN适应症的“突破性疗法”认定,于2021年4月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递交用于CIN的新药上市申请(NDA),获得NMPA和FDA受理并被纳入优先审评。
 
“该药是万春医药创新性很强的first-in-class(首创新药)药物,其临床试验为中美双报。它所针对的CIN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同时对恒瑞的肿瘤药产品线有很好的互补作用。”一位医药投资人表示。
 
在CIN领域,恒瑞的一款长效G-CSF创新药硫培非格司亭早在2018年就在国内获批上市。“恒瑞可能是看中了普那布林能和培非格司亭联用,更加稳固升白市场。”一位前恒瑞BD人士向深蓝观透露。按照一份研究报告的数据,现有的24%患者对长效G-CSF无答应,CIN现有市场达到了70亿美金。
 
除了普那布林在CIN领域的天生优势,它在癌症治疗上也和恒瑞医药的药物有很大的合作研发空间,例如普那布林与多西他赛的联用治疗。
 
2021年8月,普那布林联用多西他赛在非小细胞肺癌2/3线患者(EGFR野生型)的全球III期临床研究中达到总生存期的主要终点,并计划于2022年上半年提交该项适应症的NDA(新药申请)。而恒瑞医药恰好也有多西他赛,有望实现协同效应,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
 
普那布林与PD-1抑制剂联用也有优势,根据参与研发的科研人员介绍,当时在临床试验中发现它与PD-1有很好的的连用效果。“它有一个能够起到一个标识的功能,帮助T细胞识别并消灭癌细胞,起到'免疫系统的点火剂'的作用,从而和免疫机制的PD-1起到一个联用效果。”
 
多位业内人士向深蓝观表示,他们都比较认可这笔交易,双方优势互补从而提升研发上市效率:万春医药输出创新IP,恒瑞医药主要输出销售能力。
 
对于起步不久的创新药企业而言,搭建销售团队费时费力费钱,短时间内难打硬仗。恒瑞医药以强大的销售能力著称,双方合作弥补创新药初创企业的短板。对于恒瑞而言,这也是它寻找新的增长引擎的选择。
 
 
-02-  买买买,寻找创新的第二动力
 
实际上,对于此次合作,孙飘扬在最近(8月20日)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已经有所预告。他表示,(恒瑞医药)尽量完善自己多掌握技术,不排除收购一些新技术,但与药明和高瓴股权投资的模式不一样,不会去投资那么多家小公司。
 
今年2月,恒瑞医药以自筹资金2000万美元认购璎黎药业6.67%股份,同时获得后者针对PI3kδ抑制剂Linperlisib在大中华地区的联合开发权益以及排他性独家商业化权益。
 
以自研为主的恒瑞医药,在外部药物管线的引进上向来谨慎,因为对于拥有研发、申报、销售全链条一体化的恒瑞,耕耘了三十年的孙飘扬其实很知道一个产品拿过来,几年能上市,多久能回本,所以去年也曾表示过:“很多产品买过来其实不赚钱”的观点。
 
但今年它却连下两单。随着创新动力不足、仿制药业务进一步放缓,恒瑞也需要用更完备的策略来应对。
 
而另一边,本土biotech目前随着市场进一步成熟,真正具有性价比的产品也逐渐浮出水面,不再是“概念新但漫天要价”的产品,因此孙飘扬也才选择尝试。
 
此前,仿制药是恒瑞医药的业务和收入支柱,2020年占其总营收比重超过80%。今年6月,在第五批国家药品集采中,恒瑞医药参加投标的2款产品未中标。其中有一款重要产品碘克沙醇注射液落标,它是造影剂的一种,也是恒瑞的主营业务之一。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该产品占据50%左右的市场份额。
 
实际上,自2018年国家仿制药集采以来,恒瑞医药一直承受较大的业绩压力。其财报披露,该公司进入集采的仿制药共有28个品种,中选18个品种,中选价平均降幅72.6%。2020年11月开始执行的第三批集采涉及的6个药品,报告期内销售收入环比下滑57%。接下来,集采的常态化制度化不断深入,未来仿制药的生存空间不容乐观。
 
尽管近10年恒瑞医药的研发类型从Me-too/Me-better到Fast-follow再到逐步追求FIC和BIC,但其创新药管线还未做到独当一面。
 
在其仿制药收入饱受冲击的同时,其明星创新药产品卡瑞利珠单抗(PD-1抑制剂)销售收入出现环比负增长。恒瑞在财报中解释,这是由于自2021年3月1日起开始执行医保谈判价格,降幅达85%,加上产品进院难、各地医保执行时间不一等诸多问题造成的。
 
财报发布后,二级市场开始用脚投票,当天恒瑞医药的股价直接跌停。在此后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孙飘扬不失淡定地表示“不会根据二级市场的节奏、不可能天天看股票的波动来经营(公司)”。
 
恒瑞第一次牺牲财务数据来继续保持创新力,这大概也是恒瑞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03- 合作共生,本土Big Pharma与Biotech的新生态
 
不仅是恒瑞,整个医药行业面临原始创新能力不足的挑战。
 
对于企业来说,扩充研发管线成为解决方法之一。为此,国际市场上的Big Pharma如辉瑞、默沙东等通过License-in或直接收购Biotech或其产品的做法司空见惯。罗氏收购基因泰克便是这一趋势早期的有名案例,反观国内的Big Pharma却很少运用这种方式。
 
我国药企大致分为Big Pharma、Biopharma和Biotech三类企业,其中,中国式Big Pharma以具备较强研发和销售能力的传统制药企业为主,如恒瑞医药、正大天晴、中国生物制药、石药集团等。Biotech指的是比较小型的生物科技公司,Biopharma则介于两者之间。
 
一直以来三方各自为战,特别是本土大型药企与其他两类企业的合作(并购/共同开发药物)寥寥无几,反而多发生在本土创新药企与国外制药巨头之间。据NextPharma数据库统计,截至目前中国创新药License-out交易TOP 10均与跨国巨头发生,总付款合计超过140亿美元。
 
一位创新药企高管观察,一方面对于国内的Big Pharma而言,好的标的发现不易,国内很多biotech公司的产品不太符合传统制药企业的需求。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国内很多Biotech开发的产品仍属于me-too或me-better的药物,竞争力有限。
 
另一方面,国内很多Biotech不愿委身巨头,“中国传统制药企业和Biotech初创企业基本上是两条跑道的车,几乎所有的Biotech公司都想着自研产品变成Biopharm,所以卖身的主观意愿不强。”上述人士说道。
 
转型的阵痛、创新的疾呼,国内Big Pharma也开始走上国外制药巨头的收购之路,转向与创新药企业谋合作,共同开发商业化。除了恒瑞,今年3月,石药集团连续完成了两笔License-in交易,先是2亿元入股倍而达获得三代EGF-TKI,后以1.7亿元从康诺亚生物引进一种抗IL-4Rα的重组人源化单抗。
 
巨头与本土创新药企合作的热忱刚起,同时也正面“撞上”后者想变身大药厂的雄心壮志。那么本土的Biotech企业想要华丽转身为Big Pharma,留给它的窗口期是否充足?
 
如果以美国40多年的创新药发展为样本,美国的Biotech多“小而美”专注某项技术,目前纳斯达克有3000多家中小型的Biotech。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美国Biotech研发的新药已超过FDA批准新药的一半。
 
Big Pharma乐于引进Biotech的潜力项目,如今大名鼎鼎的PD-1抑制剂O药、K药最早都来自小型的Biotech公司,而后者也更倾向于在时机成熟后被大药厂并购。
 
对于国内的Biotech而言,通往大药厂的道路需要它们翻越研发、生产、销售的三座大山。那么这样的企业既需要找到合适的研发方向,又要具备强大的资金、人才队伍以及合作能力。
 
面对这样的挑战,万春医药选择专注研发而将另外两个环节交给更具优势的巨头,诚然这样自己很难成为大药厂,但实现“1+1>2”或许并不遥远。
 
尾声
 
中国的医药公司,创始人们都有一种情怀:比如,biotech们都想成为中国的安进和再生元,bigpharma们都想成为中国的罗氏或者诺华。
 
无论是安进还是诺华,“借炉子生火”都是他们在一步步扩张中必不可少的条件。
 
此前,高价BD交易只见于biotech向MNC(跨国)药企输出,是资本市场的游戏。而如今,以恒瑞为代表的大型药企正在亲自下场,一定程度上也表示了中国的医药行业,正在向一个迈向一个新的台阶。

声明:本文内容来源网络,不代表丝路大健康观察家立场,本网站刊载的各类文章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2773878537@qq.com),我们将尽快删除。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法律声明

京ICP备15036996号-1
 ©2015-2020 丝路大健康观察家, Inc. All Rights Reserved.